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知仁文化 > 附中之声

20180224期——耳朵去旅行

发布时间:2018-05-10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T|T

 

行走在塞上江南

与阳光为伴,同暖风随行。欢迎收听本周二下午的《耳朵去旅行》节目,我是播音员孙煜瑛。

看着地面从绿色渐变到黄色,经过了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这里是塞上江南——宁夏

宁夏,简称,全称宁夏回族自治区,是中国五大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自治区首府为银川。宁夏处在中国西部黄河上游,东邻陕西省,西、北部接内蒙古自治区,西南、南部和东南部与甘肃省相连。南北相距约456公里,东西相距约250公里,总面积为6.64万多平方千米。是全国最大的回族聚居区

宁夏得黄河水灌溉而形成了悠久的黄河文明[2]  早在三万年前,宁夏就已有了人类生息的痕迹。公元1038年,党项族的首领李元昊在此建立了西夏王朝。历史上是“丝绸之路”的要道,素有“塞上江南”之美誉。[2] 

第一站——镇北堡

与镇北堡照面,少不得要先感慨其与张贤亮的密切关系——艺术的不同门类总能相通,在美上找到惊人一致的共鸣。而后就要惊叹那片出乎意料的向日葵,清亮的黄在阳光下鲜活得有些不真实,在粗犷背景下就像十七八的少女执着红牙板,唱起了古老雄浑的战歌。土路的另一旁绵延着不古老却沧桑的城墙。粗糙而顽强的土被糅合聚散,自有货真价实的厚重。每处凹陷都曾被猛烈的阳光与风沙磨炼,砥砺出时光的样子。这本身就是历史。
   
夕阳武士的清城楼、酒旗翻飞的龙门客栈、黄土交错的月亮门……所有的物都是静止的,似乎只有风在动。可是一瞬间,所有的静都成为有声有色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城楼寒鸦、美人卷帘、刀光剑影,紫霞仙子在牛府的桃花树前听着一万年的情话,我们在门外看自己的命运坎壈,隐约听到马蹄踏雨,寒月悲笳。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在这没名没姓的年头,去国怀乡驰骋塞外,唱一曲尘封如远山竹万顷涛的葬歌,看往昔种种销魂蚀骨,看荒烟蔓草碧瓦青苔。

第二站——西夏王陵

诸多少数民族文字中,似乎惟有西夏文字脱胎于汉字,昭示着他们与汉文化非同寻常的干系。他们将汉字的部件打散重组,构出了方正而面目全新的西夏文。听讲解器说,西夏王陵正门大书的是『大白上国』四字,即西夏国人的自称。
   
笃信佛教的西夏人自然笃爱佛物,比如木缘塔,比如迦陵频伽,比如擦擦。多日后读书,偶然机缘巧合,疑惑得解。西夏所信的应当也是藏传佛教。这个连百度都无能为力的『擦擦』,是藏语对梵文的音译,意为『真相』或『复制』,是一种小型的脱模泥塑,信徒制作以积攒功德。唐代的内地佛教也有制作,名为『善业泥』。一切令人忽然就想起了《天龙八部》里的西夏一品堂,想起了『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真义。
   
王陵的复原图、剔刻花纹的瓷器足以让人驻足于时光以外,看一个王朝最繁华的残影。彩云易散琉璃脆,无论风霜剥蚀前的画栋雕梁如何不凡,而今的旧砖黄土已不见曾经面目,倒合了佛家说的无相之含义。
   
博物馆的简介中,有三个字足以让熟读宋史的人胆战心惊,几欲垂泪。也许与李元昊并提的、令人不可忘怀的地名并非大夏国、兴庆府,而是好水川——这个朴素而安逸的名字,承载了北宋对外战争中败得最为惨痛残酷的一役。大宋将军拼死力战,直到『鞭铁挠曲,手掌尽裂』。盛气凌人的党项皇帝则道 :『朕欲亲临渭水,直据长安。』  
    康定
二年的好水川,一片鸽子飞过,悲风呼啸山谷的每一寸土地。云山迢递,国殇归止。
   
真实的战争远比人们想象中的复杂,那混杂着一往无前的忠忱、殒身埋骨的恐惧,以及痛失一切的无可奈何。将军或胜或败,至少会被载入史册;而平凡沉默的士卒,在这一战中注定变成无名的尸骨,浇筑出一片好水川。小说家则比史家要动感情得多:『只愿西疆这辽阔天地,不再有第二个好水川,不再尸横遍野,血漫荒山,不再有亲人离散,生死艰难。我此身绵薄之力,若能为此拼尽而竭,也算是不枉来过这世间一遭。』
   
所有的生命最终都会被黄土覆盖,陷入深处,直至虚无。好水川的英魂也好,李元昊的七宝楼台也罢,风沙漫漫,黄土阡陌,背后的贺兰山无言,千古。

第三站——沙湖

沙湖位于贺兰山东麓、黄河西岸的平罗县境内,距银川市只有五十多公里,开车过去也就一个小时车程。这是一处融江南水乡之灵气与沙漠风光之雄浑为一体的自然保护区。一边是波光粼粼的万亩湖水,一边是一望无垠的沙漠。沙水相融,候鸟成群,芦丛如画,远山如黛。

正值初冬时节,清晨的气温有些生冷,湖面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坐上快艇破冰而出,船头如犁一样划开冰面,发出脆生生的声音。金黄色的芦苇荡漾,湖面上鸟儿成群结队,或站成一排,或展翅齐飞;走上岸,沙湖相依,水天相连,构成了一幅沙湖醉人的冬日盛景。

在这里,完全看不到大西北的荒芜与凄凉,要不是远处的贺兰山与岸上的沙漠,你会恍若走进了江南。“金绸子沙滩、银绸子水,谁不说咱沙湖美;塞上的风光、江南的景,人在沙湖不思归”。

时间无缝隙的滑过,准备返航了,夕阳柔和地照着这一片山水,幽静而俊美。

坐着游轮,离开沙湖,离开这个美丽的地方。纵使离别,秀在心间。

第四站 美食——

老毛手抓齐名的国强手抓,据说在《舌尖上的中国》里出过镜。爆炒羊羔肉鲜嫩入味,满是青椒的香、羊羔肉的鲜,还有浓浓的汤汁和粉条;榆林豆腐和手撕饼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前者辣出了几分湘菜的味道,后者又香又脆,怎么也吃不腻。饭后的例行消食则选在了中阿之轴,伊斯兰风情在这里与现代霓虹完美结合,每处都有宗教风味,又有出人意表的现代化棱角,几何交错,夜景绝佳。

    有人说,旅行是懒惰的标志。『因为无力洞悉熟识生活的真相与动人之美,人们沉浸于浮光掠影的新鲜感,以为看到了一个新世界,不过是在重复着旧习惯。异质的声音、颜色与思想,没能进入他们的头脑与内心,不过是庸常生活的小点缀。』可我相信,旅行是内心的渴望,足以修正被禁锢的生活。它令人跳出囹圄,哪怕只是片刻,也可从远方回望来处。黄河九曲,陌上夏花,就应趁着年华未晚,纵情投入这塞上江南的朝朝暮暮。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灵魂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感谢收听本周二下午的《耳朵去旅行》节目,下周二同一时间我们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