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知仁文化 > 小雅文苑

生活,在平凡中延续

发布时间:2012-10-12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T|T

  

“我们承认伟人在历史进程中的贡献。可人类生活的大厦从本质上说,是由无数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伟人们常常企图用纪念碑或纪念堂来使自己永世流芳。真正万古长青的却是普通人的无名纪念碑――生生不息的人类生活自身。是的,生活之树长青。”

这是路遥对一个平凡世界的逝者作出的最伟大的祭文。

亲情篇

从始至终,陪伴在少平周围的,慈祥的祖母、憨厚的父亲、勤劳的母亲、坚强的哥哥少安、伶俐的妹妹兰香……

亲情,是一个人最难以割舍的情愫,无论在漂泊的路上走多远,回过头去,只要看到那一双双殷切的眼睛,心就不再孤单。家是一个互助组,一个合作社,每个在家庭里的人都有义务和责任承担起另一个人的担子,累了、困了、乏了,家就是最好的栖息地。

少平踏上去远方的路途,亲情就是寒冷时的一束火把,饥饿时的一捧干粮,干渴时的一碗清水……有了这些最朴实的支撑,才能让年青的心义无反顾,在那个物质贫穷的家里,亲情却给了少平感情上最富裕的享受。亲情,是漆黑的夜里,给迷途的心指引方向的明星;是含着浓浓的香味给人如痴如醉的蜂蜜。

汪国真说:我们可以走出家门,却永远走不出母亲心灵的广场。

理想篇

平凡的少平,出身在一个物质匮乏的农民家庭,仁厚而宽广的黄土高原给了他硬朗坚韧的骨气。既有父辈身上淳朴善良的秉性,又有书籍知识的熏陶,年轻的心懂得为自己勾勒未来、描绘憧憬。他永远是这样一种人:“既不懈地追求生活,又不敢奢望生活过多的酬报和宠爱,理智而清醒地面对着现实。”

学校里,他是才华横溢、温良恭谦的学生,即使饥饿常伴左右但精神充盈富足。离开学校,一个明晓何为理想的农家少年已经不满足于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挥洒人生,开始用一个男子汉最直接的方式――力气与双手,去县城揽工踏开自己的第一步。任何一个善良的人都不忍心去指责或非议,因为年轻的心,总会对远方地平线上的郁金香,有着朝圣者般的虔诚。家乡,则是漂泊之后永远叫人依恋和动情的故土。

有了煤矿工人身份的少平,似乎找的了自己人生的航标,圣火也如从漆黑的矿井上升到地面,阳光普照,微风和煦。

路遥用睿智而沉稳地笔告诉我们:青年,青年!无论受到怎样的挫折与打击,都要咬着牙关捉住,因为你们完全有机会重建生活;只要不灰心丧气,每一次挫折只不过是通往新境界的一块普通的垫脚石,而绝不会置人与死命。人啊,忍、韧、仁…..

一个失去理想的人是可悲的,理想失去了,青春之花也便凋零了。因为理想是青春的光和热。只要心中的志节不变,挺起胸膛,脚踏实地走下去,每一个坚实的步伐,都会留下深刻的脚印,任凭风吹雨打,都会铭刻在属于自己的征途上。

爱情篇

平凡的生活中若没有了爱情的点缀,移入它的本身,则平淡无味。

充满热情与活力的晓霞,给少平孤寂的生活注入新鲜的血液,两颗相似的心因为彼此而美好,少平苦涩的青春因为有了爱情的滋润而不再黯淡。

“没有爱情,人的生活就不堪设想。爱情啊!它使荒芜变为繁荣,平庸变为伟大;使死去的复活,活着的闪闪发光。即使爱情是不尽的煎熬,不尽的折磨,像冰霜般的严厉,烈火般的烤灼,但爱情对心理和身体健康的男女永远是那样自然;同时又永远让我们感到新奇、神秘和不可思议……”

无论一个人的精神多么独立,他的情感总需要一个依靠,一种寄托。

路遥是清醒的,他让晓霞适时离开了这个世界,只有这样的结尾,才会让少平、让读者不会感到残酷,美丽的爱情就是在爱的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才会久存那份温馨与甜蜜。少平是不幸的,没有将爱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晓霞是幸福的,因为爱情在她心底,永远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善良的人们,就让我们默许了路老的安排吧!他宁愿让我们没为这一对可怜的人儿落泪,也不愿意让他们冲破世俗的枷锁,也许是怕涓生和子君的悲剧重新上演,“唯有生活,爱才有所附丽”。两情相悦在现实面前就是天空漂浮的白云,一场雨后荡然无存。

少平是幸运的,在他的每一个阶段,都有诸如自己的平凡的人送来温暖与关爱,人群中,他们了然是性格与气质都近似的的同类,无论生活如何不随心意,他们间有种懂得,懂得彼此的孤寂、难堪,以及夹杂在其中飘渺的幸福与华光。当他最后迈着刚劲有力地步伐走向惠英嫂家的时候,心中是另一番激动与坚定。

生活,亦在这样的平凡中延续,波澜不惊,它只有开端,没有结局;人生,就在平淡中书写,作者是我们自己,镌刻在笔端的,是过往的时光,落英缤纷。

 

 

上一篇 春天里

下一篇 我看90后